演歌双栖艺人蔡振南 从流浪到乐龄的甘味人生

发布时间:2020-07-22 编辑: 查看次数:392

演歌双栖艺人蔡振南 从流浪到乐龄的甘味人生

文/林绮珊;摄影/刘威震

「到了这把年纪,你会自我衡量该有的计画能不能做到,如果不能,就别庸人自扰了!」年过六十的蔡振南语气坚定。

从作词、作曲,到开口唱歌,并跨足戏剧、电影,蔡振南一路走来的曲折与荣耀,被他一句「计画没用啦!」豪爽推翻,变化永远等在人生的前头,当想要尝试新事物时,他也会对未知感到忧惧,但他表示,这跟年纪无关,单看个人的承受力,「人生到这时,我经历过太多,可以预想到后面的结局,所以更能理性思考做与不做。」

只身到台北流浪 音乐成为人生志向

顶着三十五度的高温,蔡振南穿着红色立领球衫,满脸通红地走进受访地点,屁股还没坐定,先急忙用卫生纸擦汗。一问之下才从经纪人口中得知,他们差点走过半个国父纪念馆,才抵达这隐身纵横小巷的小店。曾几何时,蔡振南的人生也从迷路开始。

小时候的蔡振南不喜欢唸书,只喜欢流浪,对于父亲想要他考师大的期待,更觉得天方夜谭。

因此,小学毕业年仅十三岁的他毅然离开家乡,到台北找工作,只是没想到,怎幺会两天就换一个工作,就连蔡振南自己,想起当时也觉得好笑:「老爸气到要脱离父子关係,我自己也很闷,总想我到底要什幺,每天张开眼睛,一百种、甚至一千种的工作摊在眼前,就是没有一个喜欢的。」

直到有一天路过歌舞团,才顿时发现自己的志向,说到这里蔡振南仍难掩激动的说:「啊!原来我要的是音乐!」就是音乐,让他即使饿着肚子,没有钱买衣服,每天十块钱只够买一包菸的薪水,也要练吉他和弦,哪怕弹到手指流血破掉、弦生鏽断掉,也甘之如饴。

此时,只见蔡振南手中彷彿就握着当时那把只有一根弦的吉他,手指作势压弦,嘴里哼着简单旋律回忆说:「很奇怪喔!说了你也不会相信,完全没有弦的吉他,当下弹了旋律竟出现了,然后鼓怎幺打、贝斯怎幺弹,全都跑了出来。」就这样,他用义无反顾的毅力与努力,从一个基础等于零的音乐菜鸟,自我摸索到词曲创作第一首歌《心事谁人知》,便已红透半边天!

这样对音乐爱之入骨的事蹟还不只一件,蔡振南偶然看电视剧中一位黑奴唱起一段歌曲,他听不懂歌词却哭得泪流满面,那时他认为「蓝调」才是他想追寻的音乐。为了唱出蓝调的味道,他开始对着石灰墙吸气,企图破坏声带,练就今日一口烟嗓子。

正向能量挹注 坚持超越赢得好成绩

蔡振南的音乐、戏剧没有一个是按部就班的故事。在导演侯孝贤、吴念真的「突发奇想」之下,非科班出生的蔡振南意外踏入演戏之路,第一次担纲电影《多桑》男主角就获得希腊影展最佳男主角殊荣、金马奖提名。导演侯孝贤更当面对蔡振南说:「没有你,就没有多桑!」

而当人们正热衷蔡振南饰演沧桑、草根性强的角色时,他却突然说要演喜剧,即使不被看好,依旧坚持下去,结果不演还好,一演又是一鸣惊人,许多奖项又再次入手。

「这些人找我一个菜鸟来演,真是太大胆了!」蔡振南一时开心拍起手来,并开玩笑说:「就这样啊,一个又一个不怕死的人凑在一起,然后就擦出了火花!」说起来轻鬆,但要有这番成绩绝不简单。

蔡振南表示,「因为相信我能做到,所以就能做到!」他没有理论与文凭,所以以无理论、无文凭的做事态度,尽全力掌握事情的基调,每次绝对要求自己学到位,甚至超越、推翻现存的教条或限制,想办法无中生有。这是蔡振南超强毅力的展现、对自我的坚持,更是他赢得人心的地方。

改变黑道印象 新作探讨社会情义伦理

蔡振南最新电影力作《角头》将于今夏上映,由他饰演的角头老大打破跟人火拚、到处行抢的黑道印象,塑造出一个即使出殡,弔唁人龙也会从巷头排到巷尾的「真正老大」。

他表示,随随便便烧杀掳掠的不是黑道,是小混混,而真正的老大是道义的最高模範,只要一个眼神、微小动作,无不让「兄弟」信任效尤,而黑道更是讲究伦理的组织团体,因为唯有如此才能服众,并在一定的秩序下正常运作。

提及「这部电影会不会带坏小孩子」的外界疑虑,蔡振南马上回说:「既然看一部电影就能改变一个人的价值观,那幺再看一部正义的电影,马上就会回来了。」

电影《角头》想说的是,现在社会逐渐消失的情义、伦理,但难道黑道就值得人推崇吗?或许可从蔡振南为电影献唱〈不应该〉的歌词中:「不应该搁流落来/伤心的目屎/只恨当初阮不自爱/是非好坏拢不知……」找到答案了!

《熟年誌》粉丝团